广告合作邮箱:mdcm1598@163.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仙子般的小阿姨在新婚夜被我上了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1 16:01:08

第一章試衣間內的春色「喂~小阿姨要結婚了,你跟我當她的伴郎伴娘好嗎?」聽到我女朋友鳳文在電話裡這麼說,我一臉驚訝。「什麼?妳小阿姨不是尼姑嗎?怎麼可以結婚?」「你少胡說八道,她是修女,什麼尼姑?」鳳文有點生氣的說。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修女可以結婚嗎?」我這人一向喜歡打破沙鍋問到底。「你少囉嗦!到底要不要做伴郎?」鳳文個性乾脆,現在懶得回答,但我知道她事後會解釋。「好!沒問題……」我跟鳳文就這麼說定了,掛了電話,我想起了鳳文口中的小阿姨。這要先由鳳文說起,鳳文個性上是一個又野又辣的女孩,卻長了一張溫婉動人的鵝蛋臉,一雙水靈的大眼,微翹的鼻子,厚薄適中粉嫩的唇,笑起來很甜,兇起來可以把男人的膽子都嚇破。而她的小阿姨我從來沒有見過,只聽說是她媽媽最小的妹妹,年齡只比鳳文大五歲,是個大美人,因為大學時候,談了一次沒結果的戀愛,就去當修女了,沒想到現在突然又要結婚?我很好奇,同時也想看看她小阿姨,這位在她的家族中傳聞已久的大美人到底有多美?鳳文的家族稱得上豪門世家,所以在婚禮的籌備上也講究排場,我能當上這個伴郎,倒是鳳文媽媽提的。因為她媽媽平常就很欣賞我這個衣架子,加上我的氣質斯文中卻充滿了男人味,上得了檯面。充當她們家族的伴郎,不失體面,而我當伴郎的代價除了一個大紅包之外,還送我一套全新的名牌西裝,何樂而不為。這天鳳文要我帶著數位相到到她媽媽朋友開的婚紗店去看她試伴娘的禮服,幫她拍照。那是一家台北中山北路有名的婚紗店,我遲了二十分鐘才到,著粉紅色制服的美麗服務小姐將我引到二樓,鳳文正要試一件淡紫色的高叉旗袍,一見到我,劈頭就罵。「都幾點了,你現在才到?」「是妳試衣服,又不是我?我那麼早來幹嘛?」「你少囉嗦,快幫我穿,小阿姨等一下就到了,輪到她試,就有得拖了……」鳳文手中拿著一套粉紅色旗袍,將一雙銀粉紅色的細高跟鞋丟在我手上,推著我走入試衣間。 「呃啊~」我呻吟出聲。小阿姨似乎想到了什麼,甩頭撇開與我相接的柔唇,突然張開迷人的鳳眼冷冷的看著我。「XX!你已經得到你想要的了,快點拔出來,萬一有人看到……」我這時色膽包天,興起了不干到爽絕不停止的念頭。「小阿姨!我沒那麼容易出來的,必須要妳幫忙……」我死皮賴臉的說。「你…你真無賴…你這是強暴……」她真的生氣了。「我們的生殖器都已經插在一起了,妳有被強迫的樣子嗎?妳有像被人強暴的傷痕嗎?」我鐵了心賭這一次。「你…你說吧!要我怎麼做,你才會…才會快點結束……」小阿姨冷著臉孔說。「妳把腿用力纏緊我,挺動妳的陰戶迎合我的抽插,我很快就射出來的……」我真壞!「好!你要答應我不可以射在我裡面……」「沒問題!」小阿姨果然是個有擔當的女人,立即用腿纏緊了我的腰部,生澀的挺動她的陰戶迎合我的抽插。只見小阿姨因為處女開苞後的痛楚,在呻吟中夾雜著痛哼聲,但為了快點使我的大屌射精,她只有賣力的夾磨我的陽具。我低頭吻住了她柔美的唇,這時她可能為了挑逗我的情慾要我快點射,也伸出嫩舌與我的舌頭交纏著,我們互相吞食著對方的香津口液,她交纏在我腰上那雙雪白勻稱的美腿是如此的緊蜜,我們跨間大腿根處肉與肉的廝磨蜜實的一點縫隙都沒有。我們倆強猛的交合著,本來只想要我快點射出才配合我的小阿姨可能這時也嚐到了交合的快美,這時主動的伸手抱住我,那甘美的柔唇緊緊的吸住我的唇,吸啜著我的舌尖。我倆下體發出激情撞擊的「啪!啪!啪!」聲,我粗壯的陽具在抽插間帶出了小阿姨的處女血,也因為處女血加上淫液的濕滑,陽具進出她處女美穴的「噗哧!」聲不斷。這時小阿姨突然輕叫一聲,兩條纏在我腰際的修長美腿不停的抽搐。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呃~抱緊我~抱緊我……」我立即抱緊了小阿姨,讓我倆人赤裸的身子完全緊蜜的貼實,下面挺動的陽具用力頂到最深處,又硬又大龜頭已經深入到她子宮花蕊處,只感覺她的子宮腔突然咬住了我的龜頭肉冠,小阿姨的高潮來了,一股滾熱的處女元陰由花蕊中噴發到我的龜頭馬眼口上。「叫我哥~叫我用力肏妳…快點…快……」「哥~用力…用力肏我…用力……呃啊……」小阿姨意亂情迷的叫著,兩條抽搐的雪白渾圓的美腿又緊纏到我的腰上,下體強烈的挺動迎合著我的抽插。我這時感受龜頭一陣強烈麻癢,知道快要射了,同時整根陽具被她蠕動夾磨的陰道壁上嫩肉緊緊的吸吮,我再也忍不住,只覺大龜頭一脹間,一股濃稠的陽精如火山噴發般射入了小阿姨子宮深處的花蕊上,龜頭噴發時的抖動驚動了沒有經驗的小阿姨。「你是不是射在裡面了?」「呃~對不起!我…太舒服了,來不及拔出來……」「你真的會害死我……」小阿姨惱羞的推開我,看到床上一大灘處女血,又是一驚。「還不快點把這些髒東西收拾掉……」「是是……」我手忙腳亂的收拾時,小阿姨已經拿著要換的禮服奔入浴室中。門上傳來敲門聲,我去打開門,是鳳文,她奇怪的看著我,再看一眼已經被我收拾乾淨的床頭。「小阿姨呢?」「在換衣服啊?」浴室門開處,美艷如仙的小阿姨對著鳳文微笑。「鳳文!要散席啦?」鳳文沒好氣的瞄我一眼。「嗯……」XXX當夜,她的豬頭丈夫因為喝了過多的酒,爛醉如泥,我以伴郎的身份扶著新郎進入洞房,當然也以伴郎的身份代替新娘再度與小阿姨通宵大戰,沒想到初嚐雨露滋味的小阿姨是那麼能幹,那麼愛干。XXX之後,只要我不幹鳳文的時候,像仙子般的小阿姨自然是我的最佳炮友,我們只要見面就干,在野外,在她那大別墅的泳池中,我們隨時交換著體液。一年半後,小阿姨生下一個可愛俊美的男娃娃,那男娃娃眉稍眼角中,有我的影子。

全篇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