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mdcm1598@163.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妈妈不准我内射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1 16:01:10
又是一年初夏好光景,从李可家出来,整理好衣服,望着万里无云的蓝天,感觉自己就要融化在这一片晴空之下。一群鸟儿飞过头顶,清脆的叫声像树叶一样洒落下来。 回到家,爸爸妈妈正在厨房里收拾晚饭,听到开门声妈妈探出头来,一见是我,劈头就问:又哪疯去了? 去李可家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我关好门,正准备换拖鞋,妈妈突然走出厨房,手拎菜刀大步奔我而来,我吓了一跳,妈,您老这是要干啥? 我妈从上到下把我闻了个遍,闻得我浑身发毛,我说:妈,您这是闻我哪熟了要下刀么? 我妈瞪我一眼,少跟我贫,老实说,又内射了吧。 我说:啊,怎么了? 我弯下腰去拿拖鞋,我妈用手指头戳着我的脊梁骨说:你都16了,你就不怕怀孕?说多少遍你才听,肚子搞大了我看你怎么上学? 我换好拖鞋从她身边挤过去,不耐烦的说:哎呀,又不是没吃药。 回到卧室一头扑在床上,现在才感觉到累,全身的气力仿佛都被抽走了。掏出手机给李可挂了一电,李可接起电话,喂,到家了?这么快! 我:快吗,我都要累死了。 李可:还说呢,今天刘老师他们太猛了,我下面都肿了,你没事儿吧? 我:有点涨。 哎,跟你说个新鲜事儿。 你能有什么新鲜事儿? 李可说:你看见他们干秦梦了吗? 秦梦怎么了?我问,李可突然兴奋起来,你不知道吧,秦梦今天开后门了,让大林子和二逼强差点没干死。 我腾地从床上坐起,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不知道,秦梦走的比你还晚呢,你走之后我收拾屋子,发现她还在厕所里偷偷抹眼泪呢,哈哈…… 我来了兴致,问道:她后面干完什么样儿,你没看看? 李可说:怎么,你也想试试。 别废话,快说。 反正屁眼周围都是红的,还能怎么样?她顿了一下,又说:看那样是够疼的。 没抹点儿油?我问,李可嘿嘿一乐,抹个屁,干蹭,哪来的油。 你妈那瓶呢? 别提我妈那瓶,我惦记了俩礼拜,前天我不在家让我表姐给收走了。李可继而恨恨地说:你说我二姨家那几块料,放着正门不走偏走后门,我二姨也是,家里人好这口还不多买几瓶预备着,着急用的时候抓瞎了,派表姐来我们家扫荡,这不是头一回了…… 行了行了。我打断她,不就一瓶润滑油吗,赶明再买一瓶。我接着问:秦梦没跟你说走后门什么感觉? 李可似乎还沉浸在润滑油被人拿走的愠怒当中,甩给我一句:能有什么感觉,疼呗。 我冲爸爸吐吐舌头,爸爸在我鼻尖上点了一下,说:没个正经。 妈妈骂了我一句,转而又语重心长地说:捣乱学不到东西的,琳琳,你听妈妈讲,妈妈教你们怎么玩。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 你把手掌摊开,轻一点儿,妈妈没事。 我打开并拢的五指。 书文,先别插了。 哥哥也停下动作。 五指虚握,向上抓,没错……抓到你哥鸡巴了吗。 哥哥说:抓到了,就像直肠外装了个箍。 握紧一点!妈妈跟我说,我不敢用力,问我妈:成吗? 你别握得死死的呀,只用三分力,再紧我也受不了。 我好奇的问道:这有什么用? 妈妈说:问你哥就知道了。 哥哥腰部用力,鸡巴再一次抽动起来,我问他:什么感觉? 哥哥说:说是肛交吧又像撸管,说是撸管吧又是肛交,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我说:这不都废话吗。 总之比肛交和撸管都爽。哥哥最后总结道。 那你还不快射?我说,我手怪累的。 快了快了,有射精的感觉了。 哥哥加大了抽动频率,我的手里像攥着一台打桩机,妈妈也啊啊啊地呻吟起来,一百多下之后,哥哥做了最后的冲刺,然后趴在妈妈背上不动了,我感到有一股激流滑过我的掌心冲了过去,紧接着是第二波,第三波……直到我手中的鸡巴开始出现软缩的迹象——哥哥射干净了,射在了妈妈的直肠深处。 我缓缓松开手,这时妈妈的胳膊从小腹底下伸过来,她的声音里透着饥渴,说:妈妈也有点痒了,快给妈弄弄。说完抓住我的手腕就往阴道里送,爸爸也伸出手来帮忙,我还没反应过来,慌乱间不知该采用哪种手型,索性握紧拳头。拳头的直径虽然大,但坚硬锐利的部分都被隐藏起来,不会刮伤阴道。 我的拳头像只特大号的阳具,给妈妈的阴道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每次插到尽头,拳头打在宫颈头上,妈妈都会兴奋地浪叫几声。这样插了十来分钟,妈妈的宫口开始剧烈地收缩,而且越缩越紧,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微微颤动。我的手停住了,前方似有一张拉满的弓箭,我静静等待着爆发的一刻。 宫口猛然间张开了,像被冲垮的堤坝,大量淫水喷薄而出,从我的手边和指缝间泄了出去,沙发上顿时湿了一片。 我借着淫水狂泻之势抽出了手,妈妈身子一晃,疲惫地倒在沙发上,哥哥溜下她的后背,转了个身又扑上去,搂着妈妈的一条腿把嘴凑到阴道口上贪婪地吸吮,妈妈也抓住哥哥的鸡巴送到嘴边。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儿子喝妈妈的淫水,妈妈吃儿子的精液,好一幅淫靡的场景。 半天没有专心干穴的爸爸此时淫兴大发,把我阴道里的大肉棒舞动得虎虎生风。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太过猛烈,我娇嫩的阴道有些吃不消,我搂着爸爸说:爸爸爸爸……太太太太快快快快了了了了,我我我我我……快快快快快不不不不不行行行行了了了了。 爸爸说:宝宝宝宝贝贝贝贝,坚坚坚坚持持持持住住住住,我我我我比比比比你你你你还还还还快快快快…… 爸爸保持这个频率和力度,大鸡巴在阴道里猛插二百多下,我的宫颈像在被机关枪扫射一样,就在我即将出现宫缩反应的时候,爸爸一把搂紧我,突然不动了。 他胸膛起伏,喘着粗气说:快了快了,刚从蛋里出来,马上进输精管! 我也紧紧地搂住他,猛然间他身子一震,一把又将我推开。 爸爸满脸惊恐地看着我,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紧张地问:爸,您怎么了? 爸爸说:坏了,又没带套。 精液都冲进尿道了,再拔也来不及了,妈妈,哥哥和我齐声叫道:我去……!与此同时,在我的阴道深处,龟头上的马眼猛地被撑开,里面翻滚起浓浊的白色……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