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mdcm1598@163.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三十而已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2 13:05:56
 顾佳生完孩子已经一个月了,自己的身份也从一个职业女性变作家庭妇女。
  虽然身份的快速转换让顾佳多少有点不适应,但她却没有一点不开心的地方,毕竟对于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来说,家庭的美满才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最近却有一个小烦恼困扰着她,涨奶。
  生完孩子之后,胸部本不算雄伟的她,却越发的壮大。
  不知是不是因为产前担心奶水不够的缘故,她熬了各种鲫鱼汤,还安排了催乳食谱,结果就导致了现在的情况,孩子太小根本就吃不过来。
  早晨,收拾完厨房,顾佳拿了一个空的玻璃杯子回到卧室。
  看了睡的正香的儿子一眼,顾佳便自顾自的解开上衣,掀起白色束胸,一对雪白高挺的乳球弹了出来,鲜红的乳头对准早已放在那里的吸奶器,一只手扶着吸奶器贴上乳房,另一只手熟练的打开了吸奶器的开关,一个月的使用早已是轻车熟路。
  电动吸奶器传来吸允和按压的感觉,时快时慢,时紧时松,像一万只手在抚摸和爱抚,顾佳不禁轻轻的“哼”
  了一声,这才是刚刚开始,因为奶量太过充足,每次吸奶器都要十五分钟以上,麻酥的感觉快速蔓延,顾佳不自觉的把另一只手按上了另一只乳房,食指和拇指轻轻捏住了挺立的乳头,一时乳汁飞溅,奶香四溢。
  飞溅的乳汁一部分喷洒在顾佳的棉质睡裤上,一部分沿着手指汇集成了溪流,流淌过顾佳细腻的腰身,皮肤上传来酥痒难耐的感觉,终于时间到了。
  顾佳把右边的乳房换在了电动吸奶器上,开关再次打开。
  然而酥麻的感觉并没有消退,反而像汹涌的潮水拍打着顾佳的灵魂,那幽密的小穴之中彷佛也产生了共振,顾佳已经感受到了小穴之外温热的溪流。
  “嗯……哼……”
  顾佳不自觉的呻吟出来,空出来的左手不自觉地撑开了睡裤宽松的松紧带,五根手指探向柔软丝滑的草丛,终于……就在顾佳的中指将要按上那湿滑娇嫩的阴蒂的时候。
  “叮咚,叮咚。”
  屋子里传来门铃的声音,顾佳一下子从欲望中惊醒。
  “爸,你等一下啊。”
  顾佳知道是父亲顾景鸿买菜回来了,也顾不得右边乳房的乳汁还没吸干净,就赶紧关了吸奶器的开关,把白色束胸拉下来,扣上睡衣的纽扣,在梳妆台上的纸抽中抽了两张纸巾,清理一下刚刚喷溅的乳汁,就赶紧起身离开卧室去帮父亲开门。
  房门打开,顾景鸿提着两大袋子菜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爸,你怎么又买鱼了,都给说你不做鱼汤了吗。“顾佳埋怨道。“你刚生完孩子,我想着好好给你补补,再说了,你不是最爱喝我炖的鱼汤了吗?“顾景鸿自顾自回道,看着女儿美丽的脸庞,全是宠爱之情,他哪里了解女儿不想喝鱼汤只是因为奶水太过充足的缘故。“好吧,好吧,您不嫌累就行。”
  顾佳自小失去母亲,对父亲有着很深的依恋,自然不会计较什么。
  顾佳俯身接过顾景鸿手里装满菜的袋子,一股乳香扑向顾景鸿的鼻孔,顾佳因为刚刚匆忙着急开门,睡衣纽扣也只扣了下面几个,再加上束胸本就宽松,生产之后乳房又胀大,顾佳弯腰的时候乳房将近一半露了出来,一片雪白一下子映入了顾景鸿的眼睛,深深的乳沟伴着幽幽奶香,顾景鸿的肉棒一下就立了起来。
  顾佳这时正好俯身,一眼便看见父亲单薄的裤子下,突然的崛起雄伟如山,顾佳这才注意道自己半个裸漏的乳房,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拎起袋子赶紧转身回了屋里。
  顾景鸿更是老脸一红,对自己的女儿起反应本就已经够丢人了,还被女儿看个现行,一时在门口踟蹰起来。
  顾佳把菜放在了厨房,把睡衣的扣子扣好,看父亲还站在门口,不禁有些羞恼。
  脑自己不能体恤父亲,这些年为了照顾自己一直单身,小时候还可以说不懂,但现在已为人母,父亲一直这么孤孤单单无人陪伴,生理问题更是不知如何解决,自己也从来都不曾关心过。
  “爸,快进来呀。”
  顾佳有些眼圈泛红,整理了下衣服,笑着对顾景鸿喊道,暗暗发誓要为父亲找个老伴。
  顾景鸿弯腰换上拖鞋,为了缓解尴尬回道:“你越来越像你妈妈了。”
  说完之后,感觉哪里不对,更尴尬了。
  “爸,我去洗个澡,刚被子言尿身上了。“子言是顾佳儿子,顾佳为了缓解尴尬撒了个谎,其实是因为刚刚奶水四溅,再加上吸奶器导致的春潮涌动,内裤都快湿透了,十分不舒服。“好。“顾景鸿如释重负,正好可以暂时避开尴尬。
  顾景鸿回到自己房间,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突然灵光一闪,对呀坐月子不能洗澡,顾景鸿赶紧来到客厅想要制止顾佳洗澡,却刚好看见卫生间关上的门。顾景鸿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顾佳拿了两件换洗的衣服便进了卫生间,脱下睡衣睡裤,再退下已经潮湿不堪的蕾丝边黑色小内裤,夹着两根卷曲的毛发,还带出一丝长长的液体,晶莹而淫靡。顾佳把衣服扔进收衣筐里,便走进了淋浴间。哗啦啦的水声,伴着温热的淋浴,白皙的皮肤上,升腾起一丝丝红晕,一切是这样美好。一对雪白的乳球高耸而挺拔,像一对精美的玉碗倒扣在身体上,浑圆翘挺的雪臀,笔直健美的长腿,茂密浓郁的丛林,顾佳有些自哀。这样的身体,连她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怜惜,可为什么他每次都是三五分钟就草草了事呢。自从怀孕到现在生完孩子,和丈夫许幻山更是一次性生活都不曾有过,怀孕期间还好解释,毕竟不太方便,可是这都生完孩子一个月了,期间自己暗示了丈夫几次,可都被许幻山以太累给推脱了,想到这里顾佳不禁有些黯然。洗发乳,夹杂着沐浴液的香味,顾佳纤细的手指攀上了自己高高的乳球,一路擦拭,颈部、锁骨、背部、腰身、臀部、大腿、小腿、脚踝,终于右手带着沐浴露的清香擦在了耻丘。食指掠过米粒一样的阴蒂,带起一丝瘙痒,顾佳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刚刚退却的溪流,眨眼又开始泛滥,三根手指抚向了两瓣大大的阴唇,两扇蝴蝶一样的羽翼被手指的间隙夹住,中指悄悄伸向那片温热。“嗯……嗯……“顾佳的左手抚摸着乳房,再伸向身后的雪白的屁股,沿着臀缝到达了菊门。顾佳没想到自己有一天需要自卫来缓解身体的情欲,两根中指在菊门和小穴完成了汇合。
  这一刻顾佳的脑海里,浮现的是父亲顾景鸿刚刚在门口处下体高高举起的山丘,父亲的肉棒一定很大很大,顾佳想着,手指开始耸动抽插起来。“嗯……哦……“还好顾佳的呻吟声被淋雨的声音掩盖了,父亲对自己竟然有感觉,虽然有些羞耻,却也有着一份甜蜜。自己在父亲的眼里终于是个女人了,一直以来父亲只爱自己死去的母亲,虽然顾佳很为父亲骄傲,但多多少都有些妒忌,毕竟身为女人有一个这样的爱人该是多么幸福,而自己却只能做他的女儿。顾佳一直都对顾景鸿有着深深的依恋,毕竟两个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然而这份爱又太过深沉,将父女二人拉的越来越远,因为都害怕成为彼此的麻烦。顾佳不知为何这时会想起父亲,内心深处的欲望大门却像是被打开了一般,右手中指在小穴中飞速的抽动,彷佛要把灵魂都抽空,淫水像泉水一样涌动,连带着淋浴倾泻而下。终于,一声低昂的吟唱之后,顾佳迎来了久违的高潮。一条白色的浴巾裹着顾佳饱满丰挺的胴体,白色头巾卷起乌黑的长发,白嫩如玉的香肩裸露在外,纤细丝滑的颈项,精致漂亮的锁骨。向上,俏丽细长的脸蛋,粉嫩娇艳的红唇,鼻梁高挺小巧,一双细长的柳眉不施粉黛,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眸盈盈如水。“哇……“一阵哭声传来,来不及略施粉黛的顾佳,更来不及换洗退下的衣物,便穿着浴巾急匆匆跑向自己的卧室,孩子对于母亲来说便是全部的世界。刚进了卧室,便撞上了从厨房感来的父亲顾景鸿,来不及多想顾佳赶忙抱起儿子。“哎呀,又拉便便了。“顾佳自顾自道,然后翻过儿子的身体,抽出孩子尿布。顾佳儿子不能用尿不湿,之前换了几个牌子都是过敏,问医生也只说孩子皮肤敏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回归原始,靠尿布度日。这时顾景鸿拿起旁边准备的干尿布,递了过来,顾佳接过来干尿布,给儿子包了起来,换完了尿布看儿子还在哭,顾佳便掀起浴巾左边一角,把乳头塞进儿子的嘴里。顾景鸿正在低头整理换下来的一堆尿布,一抬头的瞬间,看见女儿顾佳掀起白色浴巾,露出的另一抹刺眼的白皙,更夹带着一缕嫣红,赶紧转过头去。“我去把这些尿布洗了。”
  顾景鸿说完,便收起尿布向顾佳卧室外面走去。
  “爸,不用了,你放哪我待会洗吧。”
  顾佳不想父亲总是劳累便说道。
  “没事,爸干点活,高兴。”
  顾景鸿已经出了卧室,那一抹白皙和嫣红,实在太过耀眼,还在刺激着顾景鸿的神经,顾景鸿第一次感到,女儿是真的长大了呀,而且又白又大。
  畜生,顾景鸿暗骂自己一声,收拾心思进了卫生间。
  不一会尿布洗刷完毕,顾景鸿抬头便看到了收衣筐里的衣物,想着一起洗了。
  女儿毕竟刚生完孩子,还是少沾水的好,顾佳一直给他说纯棉的衣物要手洗,他可是牢牢记在心底的。
  拿起顾佳的睡衣放在接好的水盆里,再去拿睡裤的时候,顾景鸿一下愣在那里。
  一条蕾丝边的黑色小内裤映入他的眼睛,小内裤上两根挺立的阴毛晃动着,带着一丝丝滑晶莹的液体,淫靡而湿润。
  顾景鸿的肉棒,在内裤里腾的一下便举了起来。
  顾景鸿颤抖着双手,拿起顾佳的内裤,一缕女人阴部独有的淫靡味道钻入了顾景鸿的鼻腔,这是顾景鸿十几年来已经忘记的味道啊,自从妻子走后再也不曾闻到。
  这一刻,这些年来为了照顾顾佳他压抑着欲望,一下子全都迸发了出来,顾景鸿颤抖着顾佳的内裤放在了鼻子的旁边,吸允着这让人欲罢不能的淫靡味道。
  想起刚刚进门的时候,女儿雪白粉嫩的半球,以及刚刚顾佳喂奶时候那一抹刺眼的嫣红,顾景鸿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女儿的样子和曾经妻子的样子开始重合,他开始分不清是女儿还是妻子。
  顾景鸿颤抖着退下自己的内裤,一个巨大的肉棒弹了出来,倚在卫生间的洗漱台边,顾景鸿用拿着女儿内裤的右手,把女儿的内裤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顾景鸿的肉棒越发张大,一点不像一个五十多岁年纪肉棒。
  顾景鸿的肉棒粗而幽长,透着青紫与血红,龟头像是一只响尾蛇的脑袋,诡异灵动。
  彷佛,被它盯上的猎物,只有被捕获一种命运。
  顾佳的内裤贴着顾景鸿的肉棒,顾景鸿开始上下撸动,龟头马眼分泌出得到前列腺液已经和顾佳原来内裤上的一丝淫液融合,顾景鸿开始大声的喘息。
  “啊……啊……”
  顾景鸿使劲全力。
  顾佳给儿子喂完奶时,发现儿子又已经睡去了,现在这个时间的幼儿基本的生活就是吃了睡,睡了吃。
  顾佳突然想起,自己沾着淫水的内裤还放在卫生间,被父亲看到就不好了,浴巾外面赶紧套了一个睡衣外套,就向卫生间走来。
  卫生间的门,顾景鸿只是掩虚着,并没有关上。
  刚到卫生间门口两米处,顾佳就听到一阵粗重的呼吸,顾佳的脚步本来就轻,这时更是放慢脚步,透过掩虚的门缝,顾佳望了进去。
  顾景鸿此时正大力的撸动,顾佳的内裤则上下翻转,顾佳惊得嘴把长大的老大,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父亲的肉棒,足足有许幻山的两倍有余,更是粗了不止一圈,说不出的狰狞诡谲。
  时而从她内裤间隙露出的龟头更是硕大紫红,透着说不出张狂和霸道。
  顾佳感到自己刚刚因为手淫而退却的欲望再次袭来,小穴更是一阵瘙痒,湿润丝滑的感觉涌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渐渐顾景鸿那边的撸动开始越来越快,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粗重。
  “哦……”
  终于,一声长吟之后,一股浓密的精液喷发而出,大部分被顾佳的黑色蕾丝内裤吸收,少一部分透过间隙飞射而出,洗漱台对面的落地玻璃上。
  顾景鸿终于倾泻出了十多年来的欲望,看着手里女儿的内裤,顾景鸿一阵羞愧的感觉袭来,把手里的内裤丢进了水盆里,用手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然后穿上衣裤,蹲了下去开始清洗顾佳的衣物。
  顾佳在外面,偷偷的看着父亲侧脸躺下的一滴泪珠,看着父亲清洗着自己的衣物,顾佳悄悄的退回了自己的卧室。
  换了一身运动服饰,顾佳来厨房做饭,一直以来都是父亲给自己炖鱼汤,今天她想给父亲炖一次。
  她一点也觉得父亲用自己内裤自慰猥亵,只是替他有点难过而已。
  顾景鸿把顾佳的衣服洗完,又清洗了好几遍,直到自己觉得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一丝自己的残留为止。
  把衣物凉上,顾景鸿走出了卫生间,看到厨房里忙碌的女儿高挑且美丽,顾景鸿更是暗自骂自己畜生不如,多好的女儿啊,一定要让她一辈子幸福,顾景鸿收拾心情向厨房走来。
  “你去歇着,午饭让爸来做吧。“顾景鸿说着就要去接顾佳手里的炒勺。“爸,你就让我做一回吧,一直以来都是你为我做,今天也让我犒劳犒劳您。“顾佳把顾景鸿推出了厨房。顾景鸿没办法,但又闲不下来,就又跑到顾佳的卧室收拾。这时,他看见梳妆台上的吸奶器,以及旁边放着的玻璃杯。他并不是认识吸奶器这种东西,还以为是加热器之类的东西,便把容器里的奶倒进了玻璃杯,然后便拿尚有余温的玻璃杯,来到厨房,想着拿给顾佳喝。顾佳看着顾景鸿递过来的玻璃杯,一阵脸红,这可不是牛奶,是自己的母乳啊。“爸,你看这都凉了,我不喝,你拿去倒了吧。“说完,脸皮又是一烫,扭头继续炒菜。“那多可惜呀。“顾景鸿那个年代的人,对食物有着说不出的感情,更别说是牛奶了,更是舍不得浪费。说罢,便一饮而尽。顾佳一转头,看父亲把自己的母乳给喝了,更是脸皮滚烫。,但是木已成舟,更不能说是自己的母乳了,只能装作不知。顾景鸿喝完之后,自顾自撇撇嘴道:“这什么奶呀,味道怪怪的。“顾佳脸更红了,心道:你女儿的奶。却是没敢应答。
  

第二章


  一顿饭菜很快就做好了,因为只有父女两个人,顾佳只做了两个简单的素菜,外加一份鱼汤,便上桌了。考虑到父亲的年龄,菜色还是以清淡为主,虽然刚刚亲眼目睹顾景鸿对着自己的小内裤撸了一发,但毕竟他又喝了一大杯自己的母乳,外加一份鱼汤,足够重新把他补的生龙活虎起来了。
  顾景鸿看着桌上的饭菜,则是另一份心情,自己对着女儿的内裤发泄,女儿却在为自己精心准备饭菜,更是觉得有点自惭形秽起来。
  父女二人各怀心思,闷头吃饭,饭菜却是可口香甜,肆意飘香。两人都是话不多的性格,顾佳看父亲只顾埋头吃饭,便想着打破尴尬道:“爸,幻山今天出差了,你过来住段时间吧,也照顾一下我呗。”顾佳这里虽然有留给顾景鸿的卧室,但顾景鸿却是基本不在这里住的,也就中午偶尔休息一下,晚上基本都回到自己家住。
  “好,那我晚上回去收拾一下,明天过来。”顾景鸿答道。
  顾景鸿对于顾佳一直疏于照顾这件事一直是心中有愧的,顾佳母亲早逝,高中开始顾佳就一直住校。顾佳的公婆又都在国外,孩子生产也只有满月酒回来这一次,过完满月便匆匆就又回国外去了,自己的女儿也一直通情达理,不肯对自己提出什么要求,之前还有许幻山在,现在许幻山出差,自己更是无法拒绝了,顾景鸿想着。
  “明天上午要去打疫苗,你今天就别回去了,再说我一个人在家也害怕。”顾佳开始装起可怜,其实她特意不在顾景鸿来之前告诉许幻山出差,就是不想他带衣物过来,准本着明天带父亲狂商场买几件新衣服,省的每次要带顾景鸿出去买衣服都被他拒绝。
  顾景鸿并不知道顾佳的盘算,只能想着明天早些完事再回去一趟自己家里吧。
  “好吧,幻山这次出差多久啊。”顾景鸿问道。其实许幻山是很少出差的,因为他和顾佳的烟花厂,业务一般都在本地,一年也不到一两次。
  “好像说是要个把月呢,山西那边有一个竞标,办什么烟火节,如果这单成了以后的公司的业务能上一个新台阶。“顾佳答到。
  “那就好。“顾景鸿又开始沉默,对于和女儿沟通这件事,他一直有些无能为力。
  一顿饭吃到一半,卧室又传来孩子的哭声,顾佳赶紧起身去了卧室,不一会就又抱着儿子出来,左边的运动服已经掀了起来,许子言的小脑袋愉悦的吸允着乳汁,间隙还露出一抹雪白。顾景鸿有些尴尬,想要别过身去,又感觉那样太过刻意。毕竟接下来一个月的日子,这种尴尬的情景不会只是这一次,只能装作无事的继续吃饭。
  顾佳一边给儿子喂奶,一边吃剩下的饭菜,猛然想起父亲刚刚还喝了自己的乳汁,心中一阵异样。
  一家人,三张口,各自吃饭。
  顾景鸿闷头吃饭,三口并作两口吃完,就想着帮女儿分忧,起身就要去接过孩子,让顾佳好好吃饭。
  “让我来吧。“顾景鸿手伸到一半却发现顾佳已经将许子言的脑袋发放在了右边的乳房吸奶,此时孩子已经睡着,而左边的衣服还没来及拉下来,于是雪白高耸的乳球暴露在外,嫣红的樱桃被幼儿吸允过后更是越发娇艳粉嫩,一下把顾景鸿惊了个目瞪口呆。上次还是惊鸿一瞥,现在却是把女儿的左半边乳房看了个精光溜圆。
  看着父亲尴尬的样子,顾佳一时有些失神,为了缓解父亲的尴尬,赶紧把儿子抱了过去。这时,许子言的小脑袋又离开了顾佳右边的乳房,这样没了遮盖的右边乳房和左边的一起彻底裸露在顾景鸿的眼睛里,雪白粉嫩的乳房夹带着一丝乳香,连带顾佳递过孩子的双手牵动着两个乳球晃晃悠悠,耀眼而夺目。
  顾景鸿赶紧接过孩子,两只大手一只抱住孩童的屁股,一只抱住脖颈和头颅,身体即尴尬又怕伤着孩子,手指头都有些颤抖,其中左手细长的中指,不小心挑起了左边雪乳上一只殷弘的樱桃,晃动。
  “刷“,仿佛是有一股电流,从顾景鸿的左手中指,传向了顾佳的左边乳头。
  “哦“,一声娇啼从顾佳口中传出,顾佳雪白的身体全部泛起殷红,伴着硕大的左乳的晃动,酥麻的感觉传遍顾佳的全身,伴随着小穴深处用处一股热流,一阵颤栗在顾佳的身体内完成。
  时间也只是一瞬间的定格,便迅速的流逝而去,顾景鸿倒是不敢多想,抱起孩子匆匆去了自己的卧室。
  许子言已经睡着,顾景鸿把孙子放在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的一角,然后开始驱散脑中的绮念。刚刚女儿的呻吟实在太过旖旎,雪白的乳房那样真实而耀眼,上午已经低头的肉棒像钢铁一样坚硬。
  顾佳那边,衣服已经整理好,羞涩骚红的脸蛋开始渐渐褪去绮色,自己身体实在太敏感了,竟然在父亲不经意的触碰之下引起一波小小的高潮,不禁想起父亲刚刚卫生间撸动的巨棒,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呸呸呸,真不要脸。”暗骂了自己两句,竟然幻想起了自己的亲生父亲,顾佳收拾心情走向了顾景鸿的卧室,有些尴尬是必须立即化解的,越拖只会更加尴尬。
  “爸,我能进来吗?“顾佳敲了敲门,问道。“进来吧。“顾景鸿答道。
  顾佳推门进来,看着床头坐着的父亲,坐了过去。
  “爸,我们聊聊好吗?“顾佳挨着顾景鸿坐下道。
  “对不起。“顾景鸿扭过脸去,有些羞愧。
  “爸,别这么说。“不等顾景鸿说话,又道:”不是您的错。“顾景鸿沉默,头转了过来,看着顾佳,有羞愧,又有感动。
  “爸,您知道吗?其实我一直想和你好好聊聊。“顾佳打开了话匣子。
  “这么多年你一直一个人带我,因为我们男女有别,产生了许多隔阂,我第一次来例假,不敢告诉你,只能自己默默忍受,又怕和你见面尴尬,开始了住校生活,以至于后来大学,再然后认识和许幻山结婚,我们的沟通越来越少,彼此关心却又相互隔膜,距离越来越远,我们本应该是这个世界最亲的人啊。”顾佳滔滔不绝。
  “无论如何今天我都要把话说透,不就是看个乳房吗?小时候我身体的那个部位你没看过呀,我知道你是不想成为我的负担,所以才不肯过来和我一起住,也不肯找保姆,但是你知道吗?我有多想你成为我的负担呀,我不想你只是站的远远的,只是远处看着我幸福,我想要和你一起幸福,我想告诉你,虽然你失去妈妈了,但是你还有我。”说完顾佳泪如雨下,一把抱住了顾景鸿的身体。
  顾景鸿听着女儿的诉说,一时老泪纵横,一只手轻轻拍打啜泣着顾佳的肩膀,另一只手抱住了顾佳的后背。
  “对不起,是爸爸做的不好,还要让女儿你拉下脸面来和我沟通。”顾景鸿说道。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好父亲,不懂的女儿家的心思,知道你那时来例假,却羞于开口,等你长大了,又只想着不拖累你,是爸错了。“顾景鸿哽咽道。
  “我不怪你,爸,只要我们以后好好的,我们有什么都说出来好吗?“顾佳把父亲楼的更紧了,一双高耸的乳房紧紧贴在了顾景鸿的胸膛。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再也不要因为尴尬的相处而把彼此推的远远的了。“顾佳继续幽幽诉说,下巴爬在顾景鸿的肩膀上,长发抚慰着顾景鸿的脸颊。
  “嗯,爸都听你的。”感受这胸前那一对雄起传来的柔软,顾景鸿的声音有些急促。没办法,顾佳贴的实在太紧了。
  顾景鸿感觉自己刚刚有些消退的雄起,又开始悄悄抬头了,顾佳幽幽的体香像是春药一样侵袭着他的灵魂,高挺的乳房是那样柔软,他甚至都能感受到那两颗凸起。
  “爸,我想坐你腿上好吗?就像小时候你抱着我那样。”顾佳有些动情。
  顾景鸿现在正拼尽全力的压制挡前那堆雄起,听到顾佳的话刚想拒绝,发现顾佳却并没有和他商量的意思,已经双手环着他的脖子,侧身抬起屁股,自顾自的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腾的一下,顾景鸿再也无法压制,肉棒像铁棍一样弹起,顶在了顾佳刚刚坐下的臀缝中。
  顾佳刷的一下,脸就红了起来,感受着臀缝中间那坚硬如铁的雄起,顾佳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但她却不想就此离开。
  “爸爸,好坏。”顾佳扭头笑着,羞涩道。
  “对不起。”顾景鸿又是一阵惭愧,有些羞臊。
  “我知道这是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不怪爸爸。“顾佳说着,又凑到顾景鸿的耳边幽幽道:”爸爸平时也憋得很难受吧。”“忍忍就过去了。”顾景鸿低头自答。肉棒已经再一次冲向顾佳的臀缝之中。
  “爸爸,您想没想过再找一个?“忍着臀缝传来的酥麻,顾佳继续问道。
  顾景鸿被顾佳侧身环着脖子,一只手抚着顾佳的腰肢,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这里,容不下别人了。““女儿能进去吗?“顾佳心底多少有些嫉妒道。
  “傻瓜,你和你妈妈都在呢。“顾景鸿嘴上显得有些骄傲,可是身子已经开始佝偻,想要压制越发坚挺的肉棒。只能一只手拍了拍顾佳又道:“起来吧,爸爸的腿要麻了。”“不嘛,再坐一分钟。”顾佳像小时候那样撒娇,侧身又把脸颊贴在顾景鸿的胸膛,半个乳房也贴在了顾景鸿的身体之上。
  “抱抱我。”顾佳轻声,声音小到快要听不见。
  顾景鸿忍者巨棒和女儿肥臀传来的摩擦,双手环在顾佳另一侧身体的腋下,手掌边缘更是传来女儿巨乳的柔软触感,紧紧的抱住了顾佳。
  一分钟,短暂而又漫长。
  终于,顾佳的肥臀离开了顾景鸿双腿,带着一丝火热的余韵,顾佳起身。突然,顾佳又在顾景鸿的身边蹲下来,一只手轻轻拍了怕顾景鸿尚未消退的肉棒,安慰道:“辛苦你了,小家伙。“呵呵一笑,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没大没小。“伴着女儿顾佳的一个略显暧昧的玩笑,顾景鸿回声笑骂,他与女儿多年的隔膜也终于完全消融。
  

第三章


  幼儿的睡眠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伴着哇的一声,顾佳刚刚离开,又匆匆回来父亲的卧室。
  坐到父亲的床前,抱起儿子的顾佳,眼睛娇媚的瞟了一眼刚刚还对儿子手足无措的父亲顾景鸿。
  嘴巴里飘出一句可爱的话语。
  不许偷看呦。
  说着,便掀起了左边乳房的衣服,顾景鸿甚至来不及移开看向顾佳的目光。
  有啥好看的。
  顾景鸿喏喏,老脸还是禁不住一红。
  顾佳一边给儿子喂着奶,一边看向有些拘束的父亲,顾景鸿档间雄起依然高耸,顾佳脸颊泛起一丝红晕,有些不忍道:爸,你去趟卫生间吧。
  说完顾佳脸更红了,低下了头,神态越发娇羞,身体也有跟着有些局促起来,不自觉地交换了一下交叉在一起的一双美腿。
  顾佳本就高挑,坐在床边一双膝盖基本和床沿平行,之前换上运动服饰下身更是一条刚刚过膝的长裙,坐下的时候裙角就已经上了膝盖,双腿交错之间顾景鸿刚好望了过来。
  干……啥?顾景鸿问着,啥字已经几乎没了声响,只有惊愕和眼神定格在了女儿雪白耀眼的双腿交错之处,刚刚的惊鸿一瞥,顾景鸿本就严肃的脸庞更是涨红成了紫色,在他的脑海里盘桓着一副的画面,女儿顾佳双腿交错之间那抹乌黑幽深的丛林,郁郁葱葱。
  礼物。
  顾佳声若蚊虫,并没有发现顾景鸿的异样,顾景鸿高举的肉棒似乎快要把内裤冲破,赶紧起身弯曲着身体出了房间。
  顾佳抬头时,正好瞥见顾景鸿弯腰走过,看着父亲拱着身子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做坏事的小孩怕被家长发现,那裆部无法掩盖的隆起,更是越发雄壮巍峨,不禁偷偷抿嘴一笑,笑靥如花。
  顾景鸿再一次进了卫生间,这个他几个小时之前刚刚战斗过的地方,四下观看也不知女儿给的什么礼物,当再次看到收衣筐的时候,顾景鸿又一次惊住了。
  一条紫色蕾丝花边内裤映入顾景鸿的眼睛,顾景鸿有点不敢相信,再次四下寻找,发现并无别的东西,顾景鸿颤抖这手拿起了这条紫色内裤。
  内裤上面晶莹的水泽如丝如滑,内裤中间已经被洇的半湿,倒是没有阴毛,应该是已经被女儿清理掉了。
  想起刚刚的惊鸿一瞥,那一抹浓郁的丛林,顾景鸿终于明白女儿顾佳之前匆匆出去做了什么。
  顾佳应该是来不及找新的内裤,就被孙子的哭声叫了过去。
  女儿为什么会想到把自己的内裤当作礼物送给他呢,只是单纯想要看到自己憋的难受,想要帮助自己,还是发现了之前自己拿着她的内裤自慰,顺水推舟呢,顾景鸿感觉更应该是后者。
  自己的老脸真的无处安放了,顾景鸿心想。
  用自己女儿内裤自慰,还被发现了。
  另一边,女儿却又是那样的善良,不但没有责怪自己,还又给了自己一条自己的内裤。
  用还是不用,手里捧着沾着女儿淫水的内裤,那是女儿在自己肉棒下起的反应,也就是说自己让女儿动情了,自己还不老。
  想着顾佳那镂空的短裙,那一瞥惊鸿一抹幽暗,顾景鸿双眼通红,反正女儿已经发现了,自己怎么也是一个坏父亲了,一个对女儿内裤猥亵的坏人,顾景鸿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再次解开自己的腰带,巨大的肉棒顶着小小的内裤,已经无法退下,顾景鸿只能从旁边把自己的肉棒掏出。
  顾景鸿捧着顾佳的内裤,再一次包住了自己巨大的阴茎,自己马口的淫液和女儿内裤上的淫液再次融合,这一刻顾景鸿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猥亵,甚至有一丝圣洁,这是女儿顾佳对自己的恩赐啊。
  内裤翻动,顾景鸿双手上下起伏,自己的肉棒实在太过巨大,两只手也只是堪堪捉住,脑海之中女儿的乳房,樱桃,俏脸,长颈,锁骨,美腿,幽谷,画面来会切换,还有顾佳内裤上传来的幽幽腥臊麝香,顾景鸿像一个瘾君子一样,忘情撸动,彷佛内裤就是女儿小穴,一波波越来越快,半小时后,顾景鸿终是没有辜负女儿的礼物,一股股火热的精液喷洒而出,把沾满女儿淫液的内裤洇的更加湿润。
  完事之后,不知为什么顾景鸿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帮女儿洗了内裤,而是将沾满自己精液和女儿淫水的内裤放回了收衣筐中,整理了下衣服,便出了卫生间。
  回到自己的卧室,女儿顾佳还在,只是侧身搂着儿子在睡,顾景鸿刚要推出去,就看见顾佳转过头了,冲着顾景鸿没头没脑来了句:好了?顾景鸿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又是一阵羞臊,刚要再说一句对不起。
  就见顾佳俏脸微红,冲着顾景鸿恬了一眼道:坏爸爸,不许再说对不起。
  顾景鸿两眼泛红,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带孩子吧,我去做饭。
  顾景鸿收拾心情,想要补偿女儿为自己的牺牲。
  你要是累就休息一下吧。
  顾佳柔声道,想着父亲连撸了两次,毕竟年纪大了,许幻山更是一次就倒头大睡,几天才能缓过来。
  没问题,爸结实着呢。
  顾景鸿拍拍胸脯,颇有些骄傲道,说完便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做饭对于顾景鸿这样的长期独居的人来说,可以说是再轻松不过的事了,现在已经接近黄昏五六点钟,上海的五月气候最是适宜,顾景鸿哼着久违的小曲,在厨房里开始忙忙碌碌起来。
  饭菜上桌已经到了七点,中间顾佳已经带着儿子回了自己的卧室,顾景鸿走过去看门关着,就敲了敲门道:佳佳,吃饭了。
  好的,稍等下。
  顾佳回答。
  顾景鸿回到餐桌开始盛饭,不一会见顾佳走了过来,脸颊还带着一丝潮红,只见顾佳手里拿着一个装满奶的杯子,递过来道:爸,你喝了吧。
  顾景鸿接过杯子,感觉还是热的,没多想就咚咚咚的咽了下去,喝完回味了一下道:这奶挺好的呀,你怎么不喝,就是味道有点怪,什么牌子的?顾佳牌的。
  顾佳答。
  我女儿会做牛奶了呀。
  顾景鸿语气略带嘲弄,并没有多想。
  顾景鸿并不知道,这本就是顾佳的母乳,本来她是要倒掉的,但想到父亲连着自慰,母乳总比牛奶补吧,再说上午父亲已经喝过自己的母乳了,虽然想起来感觉怪怪的,但总比浪费好吧。
  顾佳也不解释,父女俩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没有了幼童的侵扰,晚餐很快吃完,看着父亲收拾餐桌忙碌的身影,顾佳由衷觉得幸福,想上去帮手,父亲死活不让,无奈只能退了出去。
  顾佳刚要回卧室,突然想起什么,一转身就进了卫生间,看着收衣筐上自己的内裤,顾佳有些奇怪,难道父亲没用?不对,顾佳仔细一瞧,自己的紫色小内裤比之前已经褶皱许多,好像更湿了。
  顾佳食指轻轻挑起内裤,一大片大片的粘液夹杂其中,一股栗子花的味道扑鼻而来,略带腥臊,粘液呈乳白色夹杂一丝澹黄,这就是父亲的精液吗?顾佳心想,看着和自己淫水结合的精液,顾佳一阵羞臊,感觉小穴的深处更加骚痒了。
  接了些洗手液,顾佳开始揉搓起来,内裤上的精液像鱼一样滑熘,在顾佳的手上翻滚,顾佳越搓越觉得瘙痒难耐,彷佛是父亲的肉棒在自己的手上翻转,终于内裤被清洗干净凉了起来,顾佳下意识闻了一下手掌,只剩洗手液的清香,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顾景鸿此时已经收拾完厨房,在客厅晃悠,看顾佳走了出来,一抬头四目相对。
  顾佳白了一眼顾景鸿道:坏爸爸。
  

第四章


  一夜无话,父女各怀心思,自是辗转反侧,却也别有一番滋味。
  清晨七点,阳光正好。
  顾景鸿便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牛奶面包,煎蛋火腿,外加一份生煎,可以说是中西合并面面俱到,即照顾到女儿经常要求的营养,又有本地的色香可口。
  顾佳出来的时候穿着粉色一个吊带睡裙,乳房高挺丰满,导致雪白的半球裸露在外,这也是平时她在家里的正常装扮。
  看着餐桌上丰盛的早餐,顾佳又冲着顾景鸿递过去一大杯自己的母乳,这可是一晚上的积累,虽然儿子半夜起来吃过两次,但他那点小小的食量,自然可以忽略不计。
  顾景鸿看着顾佳递过来的杯子,满满的一大杯,足足有自己之前准备的牛奶两倍之多,禁不住有些发憷。
  “趁热呢,赶紧喝了。”
  顾佳说了一句,坐了下来。
  早晨的阳光射进餐厅,照在顾佳丰挺的雪白乳房之上,说不出的耀眼夺目。
  顾景鸿这种遭受过食物短缺时代的人,就怕接下来顾佳一句喝不掉就倒了的新时代语言,宁可浪费也不能让身体不委屈是他们这一代人的特权,顾景鸿捏着鼻子咕咚一口气喝了全部。
  “扑哧。”
  看着父亲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顾佳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一对乳球更是波荡起伏,顾景鸿偷偷撇了一眼,赶紧低头擦嘴,阳光照的更刺眼了,彷佛要把那白色的乳浪照进顾景鸿的灵魂里。
  一顿饭很快吃完,顾佳换了一套白色复古雪纺连衣长裙,配杏色平底皮鞋,脸上略施粉黛,因为要带娃,项链和耳环全都没带,口红也只是简单润唇,但她脸庞本就秀丽,肤色更是白皙如玉,整个人出落的彷佛出水芙蓉,婷婷玉立,说不出的高贵典雅,只是胸前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遮住了所有曼妙的身姿。
  “出发喽。”
  说完,顾佳拍了拍包裹之中的儿子,向外走去,顾景鸿赶紧跑过去开门。
  父女二人坐电梯下了楼,外面正是阳光明媚,绿意盎然。
  顾景鸿要去打车,却被顾佳拦了下来。
  她今天本来就打算带顾景鸿好好逛街,给他买些衣物的,所以以不好停车为由把车放在家里,更是不会打出租了。
  “爸,我们坐公交吧,好怀念小时候和你一起乘公交车的时光。”
  看着顾佳灿烂的笑脸,满怀期待的眼睛,顾景鸿有些为难道:“公交车这个点很挤的,挤着孩子怎么办。”
  “没关系,有爸爸保护我们呢。”
  顾佳不以为然道。
  顾景鸿有些犹豫,但看女儿一脸兴奋的模样,想着防疫站并不算太远,也就几站地,只能勉强答应。
  到了公交站,不到两三分钟便驶过来一辆去防疫站的公交车,顾景鸿问明白后便扶着顾佳投币上了车。
  还好车上人并不算太多,只是坐位已经全都坐满,还站着十多个人,顾佳抱着孩子走到一个靠近门的位置,这时坐位上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奶奶站起来就要让位。
  “孩子,坐这里来。”
  老人家颤颤巍巍。
  “阿姨,不用不用,就几站地。”
  顾佳赶忙拒绝。
  老太太看顾佳真没有坐的意思,又颤颤巍巍的坐了下去。
  顾佳一只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抓住了坐位上的扶手,顾景鸿也赶紧走到顾佳后面,一只手抓住顾佳左边的栏杆,另一只手抓上面的扶栏,把顾佳母子环在自己的臂膀中,随时准备保护。
  公交车缓缓行驶到了下一站,这时正是上班的早高峰,一下子涌进了一大群人把公交车塞的严严实实。
  这时一些个车厢前面准备下车的人挤了过来,顾惊鸿父女本就在站在门口不远处,被挤过来的人一推,顾景鸿的身体就一下贴在了女儿顾佳的身体上,还好顾景鸿又使劲往后挤了挤,终于又在父女间腾出了缝隙。
  就这样一波波人潮,一波波碰撞,顾景鸿的下体和女儿丰硕的臀部来回摩擦,肉棒终于开始有些不受控制的举起。
  顾佳也感受到了父亲的崛起,看着坐位上已经似乎要睡着的老太太,顾佳只能又向前挪了挪身子,来缓解父亲的尴尬境地。
  但是上班的人潮并无意缓解这对父女的尴尬,又是一站到了,连后门都涌上了无数的人,顾景鸿身体虽然依然健硕,却也无法抵抗汹涌的人浪,顾景鸿的裆部和顾佳的臀部终于再次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再也无法分离。
  顾佳柔软丰挺的臀部,像是两瓣温柔肥硕的港湾,把顾景鸿举起的肉棒紧紧包裹着,白色雪纺长裙则更像是柔滑如丝的润剂,加速着两人私处的摩擦。
  顾景鸿的肉棒已经膨胀到了极限,随着人潮和车的晃动,还有女儿臀部传来的禁忌快感,以及光天化日之下的众目睽睽之中的不伦刺激,他已经逐渐开始迷失理智,只想挺动和发泄。
  顾佳这里也不好受,她的感受和顾景鸿不无不同,禁忌的快感和伦论刺激,父亲的火热与巨大。
  只是顾景鸿的肉棒,卡在顾佳肥硕的臀缝之中,却无法给不远处的小穴带来任何慰籍,菊门周围更是瘙痒难耐,趁着人潮的又一次摇摆,顾佳使出最后全部的力量踮起脚来,终于顾景鸿的肉棒卡进了顾佳小穴周围的缝隙,顾佳舒服的发出一声销毁蚀骨的轻哼。
  好在声音很小,小到只有紧紧贴着顾佳身体的顾景鸿才听得到,感受着女儿身体的配合,感受着顾佳小穴周围的潮湿,感受着那像春药一般的女儿的呻吟,像是唤醒了顾景鸿身体深处的洪荒巨兽,顾景鸿巨大的肉棒透过内裤的边缘冲了出来。
  洪荒之外城门大开,顾景鸿总是忘记拉拉链的习惯,今天却给他带来莫大的荣耀和福利。
  肉棒像铁杵一样,随着薄如蝉翼的纱裙,顶进了女儿温热的小穴之外,顾佳小小的内裤像是一个睡着了的守门将领一般,轻轻的一侧身子便倒在了它要誓死捍卫的城门之外,顾景鸿的肉棒终于来到了顾佳的穴口。
  隔着顾佳长裙的薄纱,顾景鸿已经感受到女儿顾佳穴口的潮湿和温热,可以感受到顾佳阴唇的丝滑与柔软,感受着穴口的泥泞与不堪,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长驱直入,直捣女儿的花心,占有这个曾经只属于别人的,却是自己创造的身体,像花一样自己的女儿的身体,而且此时他也不打算停下,因为欲望的火焰已经将他的理智全部消灭。
  顾佳此时有些失神,她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演变,父亲巨大的龟头已经抵达自己的小穴之外,隔着衣服的薄纱,那比安全套还要薄一百倍的薄纱,那镂空的纱纹都不能说是隔阂,最多也只能是助兴的摩擦,父亲的龟头那样的巨大,虽然昨天只是远远看着已经觉得巨大,但真实的感受又不一样,自己的小穴真的可以承受吗?那比自己儿子拳头还要大的龟头,那隔臀缝立传来像铁棒一样火热的摩擦。
  虽然欲望的深渊,快要将顾佳吞噬,但不经意间低头看见儿子吸着奶嘴灵动的双眼,又将她唤回。
  “爸……不要……”
  顾佳柔软细腻的声音响起,虽然小到只有父女二人听得见,在顾景鸿的耳畔却如炸雷,蒙蔽的理智开始被追回,顾景鸿有些羞愧,自己差点铸成大错。
  只是,想要抽回却无法抽回,因为来自身体的摩擦依然还在,肉棒依旧坚硬如铁,小穴依然温柔似水,细腻丝滑的淫液还在打磨肉棒的头部打磨,直到把他变成一根无坚不摧的矛,填满深幽空虚的去路。
  僵持,父女二人只能尴尬的僵持着,虽然人潮起伏,顾佳的臀部紧贴着顾景鸿的小腹,顾景鸿的肉棒守护这顾佳的穴口。
  起伏,摇摆,摩擦,再次起伏,摇摆,摩擦。
  还好公交车传来了报站的声音,还有两站地就到防疫站了。
  这时,公交车速度开始加快,听有车里似乎有上班族说是上了公交专用道了,车速开始变得飞快,似乎要带领这顾佳父女早点逃脱现在这尴尬的境遇,只是现在他们的身体还紧密相连,只差毫厘便会连做一体。
  顾佳和顾景鸿此时的心情大概也是一致,既有暧昧不舍的旖旎诱惑,又有人道伦理的羁绊困惑,那是无法踏破的枷锁,也是想要挣脱的笼牢。
  身体的刺激则更为现实,顾景鸿的眼眶已经有些泛红,彷佛就要化作吃人的野兽。
  顾佳的身体则像是柔软的绳索,想要永恒缠住父亲的巍峨。
  突然,一辆面包车从岔道斜着驶来,公交车司机吓得赶紧全力勐踩向刹车。
  “啊!”
  全车人都发出大声的惊呼,众人身体开始倾斜。
  “啊!”
  又是一声惊呼,顺着惯性的反弹,全车的人又向着相反的方向倾斜,然后此起彼伏的骂声,不绝于耳,而罪魁祸首面包车已经扬长而去。
  在第二声“啊”
  声之中,有两个声音格外的不同,一个销毁蚀骨,一个雄壮热烈,只是大家都在惊慌之中并没有发现。
  在刚刚的急刹车之下,顾佳抱着孩子侧倾,顾景鸿在自己身体已经倾斜的情况下,还是空出一只手来牢牢的扶住女儿顾佳。
  但在回来的惯性中,他们再也无法控制,顾佳的身体向后重重的砸向顾景鸿的身体,两人都勉强稳住了上面襁褓里的孩子,下面肉棒和小穴之处却在这一刻失去了警惕。
  伴随着惯性的冲击,顾景鸿的肉棒被顾佳的小穴一下全根尽没地坐了进去,两父女完成了这奇迹般的交合。
  顾景鸿的肉棒虽然巨大,却并没有给顾佳带来多少不适,或者因为刚刚不久生完孩子的缘故,小穴像一个早已枕戈待旦的勇士,轻松接受了这份巨大与雄壮,顾佳感受到了许幻山从未给过自己的充实和满足,那火热的肉壁摩擦着自己的小穴,是那样的刺激与舒爽,顾景鸿那硕大的龟头刺激这小穴壁上的G点,冲进了空虚完美的子宫之中,顾佳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飞上天空了。
  此刻,顾佳只想完全占有父亲的肉棒,想要把它吸进自己的灵魂深处,那管他父女乱伦,那管他伦理道德,都已经被她抛在了九霄云外,她只想要吞下只属于父亲顾景鸿的琼浆玉液。
  时隔十几年,顾景鸿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此生还有交合,还能进入那梦中的小穴,更没想到的是在这种阴差阳错之中,进入了自己亲生女儿的小穴,那个越发像自己亡妻的女儿,那个自己视弱生命的女儿。
  只是现在,她只是一具曼妙的肉体,一个丰乳肥臀的漂亮女人,一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温柔女子,自己火热的肉棒正插在她湿漉漉的小穴之中,隔着薄纱顾景鸿感受到小穴内壁传来的层层吸力,龟头顶着的是空虚包容的温热空洞,那是女人的子宫,男人繁衍生息永恒的家园。
  抽查,摩擦,顾景鸿向后,顾佳向前,然后再次碰撞,龟头冲进子宫。
  父女二人,此刻不需要言语,只是无声的配合着。
  小幅的撞击的声音被公交车吵杂的声音掩盖,只有顾佳的臀波荡漾在顾景鸿的小腹。
  一波,一波,又一波,肉棒在顾佳的小穴中前后抽插着,父女二人自从那一声呻吟之后再也没有大声的叫喊,只是默默承受着彼此的撞击,偶尔荡出细弱游丝般的呻吟。
  不知道撞击了多久,也不知有没有被人发现,至少坐在顾佳身体下面的老太太,在刚刚的刹车引起惊慌过后又再一次睡着了。
  顾佳感到父亲的肉棒,越来越火热了,像是要变成滚烫的岩浆,小穴内壁像是着了火,也要跟着融化,自己的身体开始痉挛,她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自己穴壁上的刺激越发的麻酥,终于一阵的颤栗,灵魂彷佛飞了起来,小穴快速收紧,一股液体从身体之中喷发,冲向顾景鸿火热的龟头,彷佛想要把它整根熄灭一样,只是父亲的肉棒还在坚持,还在火热,还在向前,还在冲撞。
  顾景鸿感受到了龟头上传来的感觉,那汹涌而来的液体,还有来自子宫深处的颤栗,他感到女儿的阴道肉壁急剧的收缩,彷佛一个绞肉的机器,想要把自己的龟头撕裂,融化,吞噬,变成她的一部分,但他不会让她如愿,十几年的空虚,十几年的寂寞,十几年的欲望,他的肉棒早已是高傲的勇士,发誓要捣毁女儿这小小的笼牢。
  冲撞,冲撞,冲撞,女儿的小穴已经迎来了第三波潮水,小穴深处已经化作小小的湖泊,还好自己的肉棒足够粗大,才没有让这湖泊溃堤而下,那将会是怎样的洪水。
  再次冲撞,冲撞,冲撞,顾佳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快要虚脱,但她要守住自己襁褓里的孩子,她要等待父亲最后的收割,她不能倒下,她像一个百战不殆的女战士一样挺拔,像在等待丈夫最后的凯旋,顾佳继续咬牙坚持。
  终于,顾景鸿感到嵴椎深处一阵的麻木,巨大的肉棒开始了最后的冲杀,火热小穴已经被点燃,像岩浆一样的子弹开始喷发,这时最后的扫射。
  小穴最后一波的潮水和颤栗,像强弩之末一般被掩盖,隔着薄如蝉翼的轻纱根本无法阻挡子弹的冲刷,像是无数的勇士,举起火热滚烫的旗帜,冲进占领了女儿的子宫。
  火热,从未有过的火热与充实填满的顾佳的子宫和小穴,顾佳从未想到性交还能带这样的快感,这种灵与肉的升腾让她欲仙欲死,父亲射精带来的冲击和喷射像子弹一样打向她的灵魂与肉体,无数的子弹,她的灵魂千疮百孔,她的身体欲罢不能。
  “等等拔出来。”
  一声如香似麝的轻声传来,是女儿顾佳的声音。
  只见顾佳整个身子都靠在了顾景鸿的身上,抽出一只右手从左手抱着的儿子包裹之中取下一条布巾,是孙子的尿布,顾景鸿知道。
  顾佳怎么也没想到给儿子备的尿布,会让自己用上,她轻轻撩起前面的长裙,四下观看并无人看过来,便把儿子的尿布堵在了自己的穴口。
  “拔吧。”
  顾佳细语。
  “啵”
  的一声轻响,彷佛最后的庆祝,顾景鸿的肉棒抽出了顾佳的身体,伴随着女儿单手柔软的擦拭,肉棒被尿布套着彻底离开了小穴,再然后离开顾佳温柔的小手,回到了自己的家门,重新躲回到自己的港湾之中,彷佛做错事的孩子,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只有顾佳长裙后面的一坨湿润和腥臊记录着这一切。
  顾佳收拾完一切,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留在顾佳内裤之中的尿布并不认同。
  顾景鸿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想要给顾佳解释什么,只是在顾佳的眼神制止之下,并没有说出。
  父女环顾四周发现发现一片陌生,等到公交车再次停下,就赶紧匆匆下车,问路边的乘客才发现已经坐过了十几站了。
  看着女儿顾佳疲惫的状态顾景鸿赶紧接过孙子,顾佳单手抱着儿子撑过十几站,也不知道怎么撑过来的,顾景鸿更是羞愧难挡。
  看着怀里的外孙,顾景鸿才发现正事还没办呢,两人站在路边商量着,只能先打车回去先把孩子防疫针打了。
  “爸是畜生。”
  顾景鸿没头没脑说到。
  顾佳低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父亲完成交合。
  或者说这根本不能算是交合,毕竟隔着一层衣服。
  “对,这不算交合。”
  顾佳这样想道。
  虽然这样有些自欺欺人,但有的时候人们就是需要自欺欺人才能生活下去。
  “爸,这只是个意外,况且我们并不算真的交合,毕竟隔着衣服不是吗?”
  顾佳昂起头,眼神充满坚定的望着父亲。
  “对,不算交合。”
  顾景鸿点头道,眼角的颓靡也逐渐开始褪去,重新散发出满满活力。
  “就算为了女儿,自己也自欺欺人一辈子。”顾景鸿心想。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